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燃爆整个暑假 《哪吒》10天破23亿

2019-08-05

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燃爆整个暑假 《哪吒》10天破23亿

编辑:金林杰
导 语

23亿的票房或许才是刚刚开始,有机构预测,《哪吒》内地票房将达44.87亿,若以此计算,《哪吒》将冲进内地影史票房榜第三名,仅次于《战狼2》和《流浪地球》。

  浙江在线杭州8月5日讯(浙江在线编辑 金林杰)炎热的八月刚开始,一部国产动画电影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(以下简称《哪吒》)席卷院线,以势不可当的姿态刷新影迷对国产动画电影的认知。上映仅8天,《哪吒》累计票房达15.28亿,打破了迪士尼出品的《疯狂动物城》保持3年的榜首记录;上映10天(8月4日),《哪吒》票房突破23亿,登顶中国动画电影票房冠军,同时也跻身2019年度内地票房榜第三名,仅次于《流浪地球》、《复联4》,位列内地影史票房榜第13位。

  23亿的票房或许才是刚刚开始,有机构预测,《哪吒》内地票房将达44.87亿,若以此计算,《哪吒》将冲进内地影史票房榜第三名,仅次于《战狼2》和《流浪地球》。

timg.jpg

电影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海报

  内容丰富是影片硬核

  《哪吒》的故事植根于中国家喻户晓的经典神话故事,具有一定的群众基础。《哪吒》的剧本经历了前后两年66次修改,从世界观到角色,都经过反复打磨。

  《哪吒》可以说是老少皆宜。对此,北京大学教授、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说:“动画电影成功的一大因素是受众覆盖面广,不仅受到青少年喜欢,还受到其他年龄层观众的关注,可以说是老少通吃。”

  哪吒的主要故事情节来自于《封神演义》第十二回《陈塘关哪吒出世》、第十三回《太乙真人收石矶》和第十四回《哪吒现莲花化身》。很多人对哪吒的认知来自于上海美影厂的《哪吒闹海》,其实那已经把哪吒大大美言了一番。在原著里,哪吒不仅打死了龙宫夜叉和敖丙,还跑去天庭阻拦龙王告状,再度将龙王打伤。此后哪吒在家反省期间又射死了石矶娘娘的徒弟,再度引来一番厮杀。到死后向母亲托梦求建行宫时,用词仍是顽劣,“我求你数日,你全不念孩儿苦死,不肯造行宫与我,我便吵你个六宅不安!”有子如此,真是活脱脱“魔童降世”了。

  影片中,许多设计都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符合。据片方介绍,包括李靖、殷夫人、申公豹等人物,服饰上的花纹部分参照了商朝纹饰,部分参考了《封神演义》中的描写,不同人物有着与之相匹配的花纹样式。而角色结界兽的设定,则参照了三星堆青铜像。此外,片中太乙真人误事时喝酒的酒罐,借鉴了殷商时期陶器的风格。包括哪吒的裤兜、太乙真人的“四川普通话”等,片中许多设计都与特定的历史文化相契合。

  同时,优秀的动画电影作品还能别出心裁,对原有故事进行改变,风格独树一帜。例如,《哪吒》片中的人物形象颠覆传统,对原著进行大幅度的创造性改编,在讲好故事的基础上形成独特风格。“动画是IP的源头,好的内容是硬核。别具一格的电影能够吸引90后、00后观看,受到年轻人的喜爱,获得不错的口碑。”陈少峰说。

  事实上,《封神演义》水淹陈塘关的故事是个不折不扣的悲剧,而电影《哪吒》却淡化了原有的悲伤基调,转而采取娱乐性演绎手法。这部影片里没有“削骨还父,削肉还母”的悲恸,只有高喊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的恣意。

  不认命是导演的信条

  80年出生的饺子是四川人,本名叫杨宇,从小喜欢画画,梦想当个漫画家,长大后他遵从父母意见,报考了医学专业。大三时他偷偷自学制图软件,萌生了转行做动画的念头。苦练三年八个月后,杨宇做出了反战题材动画短片《打,打个大西瓜》,斩获30多个奖项,正式迈入动漫行业。

  当时的市场上,没有一个能赚钱的优秀动画案例,做动画就靠压缩成本,压到政府的补贴线以下,然后靠补贴回本。这种机制,催生了一大批质量低劣的国产动画。近十年时间,中国本土动画电影几乎在影院绝迹,仅存的几部也只针对低龄儿童市场投放。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杨宇依然不认命,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劲,依然坚持自己要做动画的梦想。

  2015年初,在摸爬滚打了一圈后,终于有投资方找到杨宇希望合作。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做哪吒,不是给小孩子看的卡通,而是定位青年群体、成人化的新形象。杨宇是1979版《哪吒闹海》的忠实粉丝,他对比了《封神演义》小说中的哪吒,才发现自己喜欢的形象是当年的美术大师们改编美化而来的。剧本设计阶段同样是经典角色的全新演绎,《大圣归来》横空出世,票房喜人,看到同行的成功,杨宇有了更大的信心。

  不认命,打破成见,是杨宇对《哪吒》的定位。他设计了100多个或可爱、或搞怪的哪吒形象,到头来选了最丑的那一个。这个哪吒不但行为乖张,声音沙哑,挂着黑眼圈,还被牙科医生吐槽是“牙齿矫正的标准反面教材”。故事完全摒弃了1979版反抗父权、自刎而死的设定,哪吒的父母也变成有着现代育儿观念的操心爹妈,这些引起了不小的争议。

  杨宇告诉记者,他这是将自己父母对自己的包容放进了电影里。父亲在他刚毕业的时候去世了,小时候,父亲会对他比较严厉。但是他的母亲是一个非常包容的人,她劝说了杨宇的父亲接受其转行的选择,然后而且在后来三年零八个月的过程中,基本上杨宇就是靠母亲的退休金一直过活,才能够坚持下来,所以这一次的《哪吒》,他也是希望父母对孩子的爱和包容,能够让哪吒扭转命运。

  国漫仍有进步空间

  长期来看,随着我国动画电影的不断发展成熟,未来仍具有较大的市场提升空间。另一方面,不容忽视的是,国漫仍有诸多短板,所以,国漫仍有进步空间。

  杨宇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这部电影完成得艰难重重,最终能够完成,自己心里也稍微松了一口气:“我知道这部影片肯定是有毛病和瑕疵的,但是观众给我们打了这么高的鼓励的分数,是对我们特别包容。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国漫在“合家欢”方面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。

 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曾造就经典的《大闹天宫》《哪吒闹海》,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观众。但近年来不少国产动漫依然难以真正做到老少咸宜,要么过于“低幼化”,孩子看得开心,父母完全坐不住;要么故事呈现成人化的内核,对于孩子来说“看不懂”,或是根本无感。

  新“哪吒”之所以成功,一大原因是其力所能及地满足了不同受众的观影需求,在故事、特效方面都有很大的突破。不过,这部影片的受众更多还是年轻人,有家长表示不建议低龄的孩子去看新“哪吒”。

  家长戴女士告诉记者,自己的女儿已经上小学,但带她去看新“哪吒”还是有点担心:“看到小哪吒的恶作剧,我自己觉得很好笑,但担心小孩看完会模仿,需要引导一下。”戴女士还表示,新“哪吒”在制作方面水准一流,“李靖夫妇”的教育理念也有很大的启发,但对于较为低龄的孩子来说,这部电影未必合适。例如,影片里运用特效做出不少灾难场面,“凶猛的火、气氛很压抑的云,我担心孩子看了会害怕。”由此可见,新“哪吒”也还有改进的空间。

  可以说,中国的动漫市场需要更多不同类型、适合不同受众的好作品,真正建立起成熟的工业体系,那时才是真正的“国漫集体崛起”。

  (中国发财棋牌招商网、中国经济网、新华网等)

http://www.vxiaotou.com